选取以下产品获得支持

iphone维修
 
ipad维修
 
Mac维修
 
ipod维修
 
iTunes
回望中国大飞机的三十年

回望中国大飞机的三十年

  编者按:

  4月16日,美国宣布对振兴禁售元器件, 特朗普把中美贸易战的重要目的进一步指向中国高科(600730,股吧)技工业,其抹杀中国高科技产业的用心昭然若揭。

  北京大学路风传授在2015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首席记者赵忆宁女士采访时就指出:

  “中国上大飞机名目必将触动国际既得利益集团的神经,咱们绝不要低估美国和欧洲政商合谋扼杀中国民用航空产业的信念。美国人和欧洲人比良多中国人更明白,一旦中国开始建立大飞机的开发平台,问题就不再是中国产品刚浮现时的水平是低还是高,而是中国的技术能力一定会通过这一平台成长起来。

  从国家层面要想明白这件事情,即便是美国或者欧洲都不给我们适航证,我们也要坚持飞,不能飞国际航线就飞国内航线。

  中国有特殊的大国效应,我们的市场足够大,养得起一个民机工业。只要有决心,总有一天欧美得给我们适航证。”

  本文摘自赵忆宁著《大国工程》(中国国民大学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作者深入第一线调研采访大飞机、高铁、特高压、港珠澳大桥这四项中国超级工程,真实 未审记录了中国工程师、企业管理者、技术员、工人如何发现大国工程奇观。

  阅读本文,文末留言参与念叨,抽5位读者赠送《大国工程》一本。

  01

  大飞机决议回溯

  赵忆宁:十年前我读过您撰写的《中国大型飞机发展战略研究报告》,这是一份对制定大飞机决定影响重大的报告,什么事情导致您介入关于大飞机的辩论?

  路风:对大飞机的重新探讨是在2003年,这一年政府换届,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大珩给国务院重要负责同志写信,提出要重新启动研制国产大飞机的建议。自运-10 1985年下马当前,这个话题20世纪90年代曾经被重新提出过,但因为种种起因被搁置。

  当时的背景是中国的国有企业正处在痛楚的改革时期,大量的国防工业由军转民,此后,中国国防工业经历了20年艰巨的转型。

图:运-10

  为什么大飞机又被再次提起呢?

  有两个主要的事件:

  第一件事是1995?1996年台海危机,第二件事是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用导弹袭击了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

  这两个事件触痛了中国维护国家主权的敏感神经。在这样的背景下,大飞机被从新提起。这两个事件之后,中国政府引导层开始加大对国防工业的投入,所以才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一系列成就,比如歼-20、歼-10战斗机等。

  我参与大飞机的争辩是从产业研究的角度动身的。2004年我实现了研究报告《中国汽车工业自主开发的现状与对策》。

  这份报告的社会影响很大,呈文的核心观点是:中国汽车工业20年以来的合资模式是错误的,必须要靠本人,要走自主开发的途径。讲演出来后有人问我:“你对大飞机有兴致吗?”我因为致力于产业研讨,所以当然有兴趣,于是就被带进研究大飞机问题的范畴。

  赵忆宁:今年(2015年)是运-10下马的30周年,令人不解的是,上述事件直接的关联者应该是军方,为什么重提大飞机的是科技界?

  路风:科技界一直认为运-10是中国一项宏大的科技成绩。当年依附我们自己的力量做成大飞机,还多次飞到西藏运送救灾物资,对这段历史的记忆是泯灭不掉的。科技界非常求实,所以在运-10下马后屡次重提中国大飞机项目。

  军方也是支撑大飞机项目标,由于这也是中国空军的短板,比喻我们缺乏预警机、加油机等,而这些特种飞机的改装都须要有大飞机做平台。我的判断是,在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重提加强国防产业建设的时候,应当是缘于空军方面的需要,于是科技界也把这件事件说出来了。

图:路风教养

  赵忆宁:运-10的成功是一个奇迹,在当时的条件下,运-10的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路风:关键是技术和系统上的立异。运-10项目虽然放在上海,但在事实上形成了技术领军人物有自主权的体系,或者叫“工程师说了算”的体制。

  我曾就运-10为什么能做成问过参加过运-10研制的一位设计师,他说有三个重要的条件:

  第一,指挥者是曹里怀这样打过仗的人,可能他们并不懂技术,但是他们懂战略、懂决策,比如组织领导原子弹、导弹、卫星等研制与实验的张爱萍将军等,应该说他们是旷古绝伦的一代人。正是因为有他们,中国国防工业在那个年代才华取得巨大成就。比如当技术职员在技术路线上发生不合时,曹里怀将军会听取正反方的看法,听明确了以后他会做一个决断,必需实行,根本没有商量余地了。他的断定力来自残酷的战役经验。

  第二,有马凤山这样的技术领军人物,他有眼光、技术强、敢创新,所以摆脱了苏联模式。他曾是轰-6的总设计师,直到今天轰-6依然是空军的主力轰炸机。

  第三,参与运-10研制的这批人都是从各个地方研发第一线抽调的,并不需要太多时间的磨合,一接工作就立刻上手。所以运-10只用了10年的时光就做出来了,跟“两弹一星”是等同量级的事。运-10研制费用总计5.377亿元国民币,今天我们重新启动大飞机C919的研制,最初的估算是600亿~700亿元人民币,翻了多少倍呀!所以说运-10的下马无比可惜。

图:1988年,运-10总设计师马凤山(右一)接待来访外宾

  赵忆宁:您是在什么情况下加入到第二次论证中的呢?

  路风:是因为写了一个对于大飞机的研究报告。那时恰是大飞机论证最艰难的时候。焦点并非是实际之争,而是人们各说各话。这份报告先是在内部发表,想必决策层看到了,之后又传布到社会上。应该说,我的报告当时为更增强调自主翻新的“民机派”供给了实践支持。

  王大珩院士给国务院领导写信,他讲的是大飞机,但是并没有说是民用机还是军用机,所以才有后面就军机还是民机的争议。因为第一轮的论证有见解分歧,所以在2006年国务院提出进行大飞机的第二轮论证,这次论证的题目叫“大飞机履行打算的论证”。

  而且国务院明确表示,第二轮的论证纳入《国家中长期迷信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的16个重大专项的论证中。 从标题看,条件就是国务院已经决策要上大飞机项目了,要讨论的只是怎么上的问题。

  第二轮专家论证组由19位成员组成,只管相关部委对名单中的部分论证专家存在争议,但该名单最终取得高层批准。论证组由身为两院院士的歼-8Ⅱ总设计师顾诵芬、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原校长李未、原中国航空工业第二集团公司总经理张彦仲担当主任委员。我和高梁作为学者参与其中。因为当时中央的决心已经很明显,所以第二轮论证过程没有太大的抵触。

  需要说明的是,第一轮论证中的军机和民机之争是一个零和博弈,但第二轮论证的结果是军机、民机一起上,化解了抵牾。我属于“乐观其成派”,中国这么大,民机、军机都需要,都应该干。2007年3月,中国宣布启动大飞机工程, C919在上海,大型运输机在陕西。

  02

  运-10下马捣毁了大飞机的研发平台

  赵忆宁:我两次到上海采访,最伤心的记忆是在上飞与一位曾经参与运-10项目标老工人的交谈。在ARJ21的组装车间,他告诉我,现在的飞机是搞组装,而研制运-10的时候,发动机、航电体制包括线缆都是我们自己做的,仅在上海就有30多家无线电配套厂,建立了大飞机的工业链。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路风:不能把ARJ21和C919说成是“组装”,因为全部项目和总体设计是自主的,与组装本国产品有本质差异。当然,现在研制的大飞机,许多系统都需要进口。运-10下马,瓦解了中国的配套能力。正如那位老工人所说,运-10下马了当前,产业链也就随之断了,或者说是能力的基础也断了。当年参加运-10项目的人都退休了。

  30年来,虽然北航每年都有毕业生,但是这些年青的工程师谁做过大飞机呢?所以运-10的下马,绝不仅仅是扔掉了一架飞机,而几乎是“自废武功”,中国从此丧失了民用客机的产品开发平台,其成果就是中国民用航空技术能力的长期结束和倒退。

图:C919

  但在同时,波音和空客在各自的产品开发平台上持续改进和翻新,技术能力随着产品更新升级而不断提高。于是,中国的技术能力与美国、欧洲的技术能力的差距在从前20年间显现出“剪刀差”的趋势,越拉越大。这种一直拉大的差距实际上造成了中国再进入民机范围时所遇到的一直抬高的门槛。

  20多年后当我们重新做大飞机的时候,事实的问题是,国内已经没有相干的产业链了,所有都要从头开始。

  赵忆宁:在你的报告中,有大段阐述平台建设与能力建设的内容。

  路风:这件事我始终在想。我在报告里曾经有一个倡导,就是让运-10复飞。当年的资料数据都在,请做过运-10的人从新披挂上阵带领年轻人,把全部教训挖掘出来。

  上飞厂不是还有一架运-10嘛,诚然发动机已经消失了,但是可以再买,要让运-10再飞起来,这个提议在没有成立商飞之前是做得到的。然而这个提议当时受到多数人的反对,甚至包括破主上民机的人,他们都认为运-10的技术太旧、太老了,没必要再弄了。

  赵忆宁:当初看来复飞的可能性更小了。仅以航电体系为例,目前已经发展到四代模块化了,技巧的发展太快,差距也越来越大了。

  路风:是的,从我提那个倡议到现在又从前了10年,人都老了。但教训是,我们太不爱惜自己的技术经验了。往往口头上说要做世界最进步的,但扔掉自己的经验后却只能陷入对本国技术的依靠。我记得2004年在探讨大飞机项目的一次会议上,一位北航搞发动机的老教学说,如果大飞机20年能做出来的话,发动机得要50年。

  戏剧性的是他突然话锋一转说,当年运-10的发动机就是我们自己做出来的,虽然也是模仿当年普惠的发动机,但是今天全体中国航空工业也无奈做到,当年上海造发动机的技术能力已经彻底消失,厂房和设备早已拆除,人员也都流散。

  如果可能在那款动员机的产品开发平台上不断改进先进,我们今天还用得着设破第17个发动机专项吗?说起来大飞机惋惜,发动机更可惜,曾经做过的发念头只存在记忆中。那个时代的人真是异景,包括成功研制了“两弹一星”。

  赵忆宁:当初中国商飞为C919成立了16家合资公司,您怎么评估?

  路风:事实上,对于像飞机(特殊是大型客机)这样高度复杂的产品,其产品开发的症结不是对某种单项技术的把持,而是综合各种技术的能力。这种“综合”集中体现在飞机设计的总体计划上。从这一点看,中国商飞决定自主研发的道路是正确的。

  至于成立合资公司,很明显,其目的是为零部件的国产化,这是我们几十年来一直坚持的思路。中国汽车行业为实现国产化成立了很多合资公司,但是没有德国供应商,我们自己能干吗?

  问题就在这里。供应商不让一架飞机飞到天上去的本领,它们只能做航电、发动机等,让一架飞机飞起来是主制造商的本事所在。即便波音所有的配件全是来自供应商,那也是“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波音做飞机做了快100年了,它知道让飞机怎么飞,所以供应商断定老老实实听波音的。

  而中国商飞这个“主制作商供给商”模式,缺少的是教训基础跟才能基本。此刻咱们千万不能盲目乐观,甚至说出“技术当先”这种话。技术领先不是有信心、有钱就能做到的,技术当先靠的是长期的技术积累。总之,我以为做总比不做好,我们现在做不到最高程度说明不经验,但不做就永远没经验。

  03

  中国商飞一定要坚定地走下去

  赵忆宁:C919即将下线,但是在此之前,因为首飞时间的推迟,商飞曾面临很大的压力,您怎么看?

  路风:我认为社会应该对中国商飞更宽容些。名义上大家看到他们正在做的产品是C919大飞机,但在做产品的背地是他们正在搭建产品开发平台和提高技术能力。人们当然渴望C919能够成功,但是如果出现不顺利的情况,千万不要以产品早期的优缺点论输赢,否则又会重演运-10的悲剧,我们已经有过教训了。

图:C919

  现在中国正在迈过大飞机制造门槛的进程中,这种大型的复杂技术产品需要经验的积聚。只有我们有了研发平台,只要聚合了一支研发队伍,无论碰到什么艰难都要往前走,始终到成功。国家的策略目标不仅仅是得到一两个产品,而是建立起可连续发展的产品开发平台,终极失掉技术能力。从这个目标出发,产品早期的水平不是要害,关键是能不能持续改良并最终实现产业化。

  只有清楚这个策略重点,就不会因为短期的弊病跟弱点而动摇意志和既定的长期目的。所以人们要充分意识到技术能力的宝贵性,在培育大飞机的技能才干上要意志摇动,给予长期不懈的支持。

  赵忆宁:C919下线后,立即面临首飞、取得适航证等,道路漫长。在ARJ21试飞的时候,为找结冰试验的那块云,全世界到处飞,开始怎么也找不到满足结冰景象条件的区域。

  切实,结冰空想的气象前提只在北美五大湖区特定的区域可能满足,这点美国联邦航空局一清二楚。所以当我们的飞机最后来到这个区域时,他们甚至都没有到现场。我是想说,ARJ21只是一款70座的支线飞机,而C919是与波音分享市场的主力机型,获得适航证可能没有那样乐观。

  路风:中国上大飞机名目必将触动国际既得好处团体的神经,我们毫不要低估美国和欧洲政商合谋扼杀中公民用航空工业的决心。美国人和欧洲人比很多中国人更明白,一旦中国开端树立大飞机的开发平台,问题就不再是中国产品刚呈现时的水平是低仍是高,而是中国的技术能力必定会通过这一平台成长起来。从国度层面要想清楚这件事件,即使是美国或者欧洲都不给我们适航证,我们也要保持飞,不能飞国际航线就飞海内航线。

  中国有特别的大国效应,我们的市场足够大,养得起一个民机工业。只要有决心,总有一天欧美得给我们适航证。10年不行就20年,20年不行就30年。不飞就得不到验证。当然,适航系统我们还是要认真学习,毕竟这是多年积累起的宝贵经验。

  需要阐明的是,对大型庞杂技术系统工业,比方航空、通信、高铁产业,其国际竞争力除了产品本身外,实际上政府的能力与国家能力也是主要的组成部分。市场经济是异样复杂的,千万不可简单化。

  这么说吧,经济学教科书讲的市场经济就是“菜市场经济”,多少百个菜摊谁也不能影响市场价钱,最合乎完全竞争情形。但是高端制造市场不是,好比波音、空客两家公司决议了整个民机行业技术进步的速度、产业链的结构与价格。当然当面还有它们与政府奇特积累起来的经验基础,人们买波音飞机很大一局部起因也是对美国政府有信心。

  然而,当下国内有些人认为只要政府什么都不管就有好的市场经济,产业就能进级了,这太天真。美国联邦政府的能力十分富强,包括对航空市场的监管。

  赵忆宁:C919将正式下线,你有何感想?

  路风:这一天是有重要纪念意思的,它标志着中国高端制造业的一个历史性冲破,也同时标记着中国工业发展从沉溺于低端经济活动开始奋起向高端爬升。

  中国的大飞机项目是许多人、多少代人争取来的,其中包含运-10那一代人。因此,固然中国商飞要做成一个在商业上胜利的公司,但它所承担的是一个民族的委托。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支持中国商飞做下去。就算是我们现在与提高水平有50年的差距,但假如坚持做200年,那这50年的差距就不算什么。庆贺中国商飞!

    本文首发于微信民众号:智谷趋势。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请自担。